? 株洲党史网|株洲党史-株洲党史网_bet36体育官网平台_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_bet36靠谱吗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党史宣教  > 红色经典  > 查看详情
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

建立山田农会

2017-10-30 20:44:39       来源: 株洲党史网

        1926年,湖南农民运动在全省各地蓬勃发展。正在省城长沙长郡中学念书的蔡会文,寒假一到,便偕同学刘振国等,从长沙回到攸县老家兴办农会。
        俗话说,针大的洞,碗大的风。外地大办农会的消息,几个月前就传到了山田这个偏僻的山冲里,地主蔡开先夫妇早就坐卧不安了,盼望着次子蔡会文回来得个实信。却不料,蔡会文一进家门,头一句就是“你们要准备破产,把粮食、田土、山林都分给农民。”听了儿子的话,蔡开先像木头一样栽在靠凳上,半天说不出话来。等他清醒过来后,会文耐心向父母讲了一番外面的形势和一大宗革命道理,动员他们支持自己的工作,支持农民运动。蔡开先仿佛觉得站在自己跟前的不再是当日的儿子仔毛,俨然是公堂上的老爷!哪里还有半点“通融”的余地!他只能听天由命了。
        庄屋里,长工张冬瓜正在编草鞋。虽说只隔着一层窗户纸,仿佛他根本没有察觉到外面的风声有多紧。
        会文在门口默默地站了许久,然后才轻轻地把门推开,微笑着喊道:“冬瓜叔!”
        “啊,是二少爷回来了!”
        张冬瓜急忙起身相迎,被会文按住了。他一身的草屑,脸也像稻草那样焦黄、干枯。他大概感觉到了说话不方便,才缓缓地把衔在口里的一截草绳取了下来,捻在手里,然后说:“二少爷,是回家过年吧。”
        一连两个“二少爷”,使会文感到不安,想点点头,却又轻轻地摇着头。
        “冬瓜叔,你还是叫我仔毛吧!”会文一边说,一边向前移动了脚步,紧紧挨着张冬瓜,坐在草堆上,跟他拉起了家常。
        “今年收成还好。只是老爷近些日子像是六神无主,我担心他愁出病来。”张冬瓜摸了一下冻红了的鼻子。
        “我是问你家屋里的事。”
        “噢噢!自从那回我从你母亲那里要了一篮子米,你又送给我们几件衣服,我婆娘就像在菩萨面前许了愿,开口合口是一些原话,三句话就有一句,叫我为你们家舍蛮做事,不要忘恩。”
        张冬瓜说得那样虔诚、恳耿,会文却好像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似地难受。啊!又一个现实生活中的闰土!冬瓜叔用自己的血汗,养活了官匪乡绅,填满了东家的粮仓银库,只要“慈善人”给一点残汤剩羹,他就当成了恩重如山的施舍!是谁把他摧残成这个样子?其中有我!是我在善良厚道人麻木了的心灵上,又加压了一块冰!
黑夜,低垂的天空,像一只大铁锅,罩着死寂寂的大地。山田,到处是一片阴森森的漆黑。山岭上的树丛,在朔风中哀号;山坡里,田垄里,有几点磷火在浮游,忽隐忽现,最后躲在颤栗的屋檐后面了。这里该有多少屈死的冤鬼!
        “笃笃!”会文来到一栋茅檐低垂的破房跟前,敲了两下门。这是小学时期的同班同学文初登的家。
        “谁呀?”文初登的母亲的问话。
        “伯母,是我,会文。”
        “啊,是仔毛!初登,快起来,会文回来了!”老人家赶快开了门。
        “伯母,你好!”
        “哎呀,我说仔毛,穷苦人还哪会有好哟,如今日子更难过了。”
         老人家撩起破围裙,揩着红眼圈。
         文初登懊丧地从里屋摸出来了,叫一声“会文”,就一屁股坐在柴火灶前的木墩子上。往日在学校的朝气一点也没有了。会文安慰了他们几句,就讲起了外面办农会的情况,又说明了自己回乡的打算:“要摆脱眼下这个处境,只有赶快办起农会跟土豪劣绅斗争!”
         文初登听着,想起会文在小学读书时写的那首诗①,惊讶地问道:“你真的要‘均贫富’哇?!”
         “光靠你我不行,要发动全体农民起来参加斗争。”
         文初登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会文双手抱着文初登的肩膀。
         文初登微微一笑。会文该有多高兴!他终于在家乡找到了同志。经过一番商量,他俩决定首先把苦大仇深又敢于斗争的贫雇农动员起来,请刘苍根来做领头人。
         一听说会文回来了,要带领穷人打土豪,减租减息,山田的广大贫苦农民很快都汇集在会文的周围。
         山田乡农民协会成立了。开庆祝大会那天,会文亲自写了“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大红横幅,挂在栖真覌的廊檐下,他还在廊柱上题写了一付对联:
         减租息,清算豪绅剥削帐;
         退佃押,解除农民颈上索。
         会上,会文首先请新当选的农会主席刘苍根讲话。这位苦大仇深的老农民,面对数百个苦难乡亲,倾吐了一家几代的苦水,他激昂陈词,揭露豪绅地主欺压农民的罪恶。最后,他一字一眼的说:“眼看就是年关,大家数数,财主们哪一户栏里没有大肉猪,笼里没有鸡。塘里没有鱼?可我们呢,年头搭年尾,替他们做牛做马,年米在哪里?年肉在哪里?”
         听了刘苍根的一番话,到会的农民兄弟个个捏紧了拳头,紧咬着牙关,在会文的带领下,“打倒土豪劣绅”的愤怒呼声,震撼了山田乡的村村寨寨。来听会的陈洋芬、张家询几个大小豪绅,听着听着,把脑袋慢慢藏进了衣领里,真像个乌龟王八,但是,他们没有退场,一个个用仇恨的目光盯着台上的蔡会文,心里咬嚼着这个“暴徒”。
“乡亲们,静一静!”会文向大家打着手势。“乡亲们,我们世世代代受剥削、受压迫的农民,今天终于有权讲话了!因为我们有了自己的农民协会。今后,我们要紧紧团结在农协会的旗帜下,起来进行斗争,把所有的土豪劣绅打倒!大家看看,往日里作威作福的陈洋芬、张家询他们,今天不是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吗(会场大笑)。可是,有句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斗争,先要吃饭,眼下大家缺粮,散会后,每户派一个劳力,带上箩筐,到我家门口集合!”
        一听说解决粮食问题,大家都高兴。不一会,挑箩筐、背袋子的人在蔡家老屋大门前聚集了一百多个。缩在人群后面的陈洋芬这般家伙,虎视耽耽,摆出了要拼命的架势。会文没有去理睬他们,笑嘻嘻地向大家说了一声:“跟我来。”他早已把家里的粮仓打开,叫长工张冬瓜、刘连生帮着端桶装谷,又叫母亲搬出钱柜,等待在大门口,谁挑一担谷子出门,母亲就往箩筐里丢一块银洋。
        有个老年农民,畏畏缩缩地挤在人群里,他等到进谷仓的人不多了,才进仓去把一条破汗巾摊在谷堆上。会文走过来,亲切地说:“公公,这汗巾能装几斤谷子?”
        “二少爷,我只要明天的早饭,明天就上山烧木炭”老人家无精打采的说。
        “冬瓜叔,拿箩来,替他送一担回去”会文示意。
        “二少爷……”老人家声泪俱下,身子一沉,跪在会文的跟前,会文连忙将他搀扶起来,安慰说:“是土豪劣绅把你老人家害苦了,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晚上,会文又邀集几个农会负责人到刘苍根家开会,决定带领全乡农民群众,不分男女老人,统统到土豪家里吃大户,按户分派,一直吃到大年三十日。叫大家把分得的粮食留下来,春耕生产时糊口。会上有人提出,陈洋芬有几根枪,没人敢去。会文告诉大家说:“不用怕,地主的枪支要统统归县里收编,万一有人顽抗,我们就把他送县农会特别法庭。”
        在农民协会的压力下,那些往日里横行无忌的吸血鬼,只得老老实实,听从农会主席的统一安排。
        太阳驱散了阴霾,山田出现了暖融融的春天。
        ①诗名叫《我的家乡》,文曰:有山又有田,我家叫山田。农夫做牛马,土豪似神仙。同生一块地,穷富两个天。何时得平均,我要问苍天。 
 

上一篇: 阻粮出境

下一篇: 谭震林青少年的故事

友情链接: 人民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百年湘潮网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中央党史网株洲组工网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