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株洲党史网|株洲党史-株洲党史网_bet36体育官网平台_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_bet36靠谱吗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党史宣教  > 伟人足迹  > 查看详情
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

光辉的足迹 伟大的实践

2017-10-30 17:31:15       来源: 株洲党史网

——毛泽东考察醴陵农民运动纪实
 
        北风呼啸,天寒地冻。1927年1月27日,正当人们欢悦在农历(腊月二十四日)小年节中,一位伟人迈着铿锵的步伐走进了醴陵,他在这里留下了7天的光辉足迹;在这里,他为正在兴起的中国农民运动记录下了真实的一笔。他,就是亲临醴陵考察指导农民运动的毛泽东。毛泽东在醴陵,召开会议,亲自走访,留下了脍炙人口的故事。
初到醴陵,不顾疲倦全面考察
 
       毛泽东抵达醴陵后,不顾长途奔波的疲倦,在好友兼同学罗学瓒的安排下,马上召开了农协工作人员汇报会议。7时过后,孙小山、唐寄凡、李味农、省农运特派员袁品高、国民党县党部常务陈晓愚、县总工会委员长易足三、女界联合会常务李秀全、共青团书记吴章言、商民协会会长瞿培东等,一齐到来,毛泽东与他们亲切会见,一一握手。
        罗学瓒起了开场白:“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同志,今天不畏严寒,专程来我们醴陵考察农民运动,我们表示热烈欢迎,首先请毛书记讲话。然后,各部门负责人再汇报一下工作情况。”

毛泽东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旧址——东富寺
 
       毛泽东欠了欠身子,首先说明了来意,简要地介绍了湘潭、湘乡、衡山等县农民运动的特点与经验,然后说:“今晚主要是听你们的。醴陵农民运动搞得不错,你们是组织者、领导者,又有实践体验,过去的工作是怎么做的,今后怎么搞,你们有什么想法,先听听你们的意见,题目早已告诉你们了,随便谈吧!”
       按照事先安排,孙小山首先汇报道:“全县15个区323个乡都成立了农民协会,县总工会、女界联合会、学生联合会、商民协会等群众组织都建立起来了,还成立了工人纠察队。至9月统计,全县农协会员有5.8万多人,现在又有三个多月了,估计在10万人以上。”
毛泽东边听边记边问:“全县有多少人口?”
       “60万人。现在的农协会员人数,是按一户一人统计的。”孙小山回答后接着说:“农会成立后,农民积极性很高。打土豪,斗劣绅,搞减租、清算,捉土豪游垅,强迫他们修塘修路,事事站在前头,有些反抗、破坏农民运动的,就捉起来关班房。”
       毛泽东插问:“那你们怎么个清算法,关了些什么人?”
       孙小山以北二区高桥乡胡氏宗祠的公租谷被6个土豪掌管,从不公布账目为例说:“农会成立后,就组织了清算委员会,先缴了他们的账簿,再封了谷仓,然后算账,再量谷,结果发现他们私分了几十担谷,农民就气愤的打开他们的谷仓,担了几十担谷做农会开办费,还抓他们游垅,其他地方也照这个办法搞清算。”
       毛泽东点点头说:“这个办法好,不但在经济上打击了土豪劣绅,而且在政治上使他们威风扫地,通过清算,还启发鼓舞了农民,做得好。”
        孙小山接着汇报了农民协会把作恶多端的县团防总局长彭志藩关起来,并将他送到长沙监狱的情况。
        毛泽东听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连声称赞:“好!好得很!现在就是要一把撬,连根撬起来,压下去,压得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孙小山继续说:“因为农会势力大,农民掌了权,一些土豪劣绅怕清算,怕游垅戴高帽子,怕坐班房,有的逃到长沙,大恶霸余湘三还逃到了汉口。”接着,他还汇报了农会办夜校,禁烟赌、破迷信、打菩萨等情况,也谈到了少数殷实户农民不入农会,还要看一看等问题。陈晓愚、易足三、李秀全等也分别汇报了国民党县党部、总工会、女界联合会的组建及工作情况。毛泽东十分满意,这是他来到醴陵第一个晚上的汇报会,直开到深夜才结束。

发现问题,严肃制止不正之风
 
        第二天晚上,先农坛正厅楼上,窗户遮盖严实的屋内显得几分神秘,在燃着的洋油马灯微弱光线的映照下,可见挂在墙上的马克思画像,一面镰刀斧头红旗,一条“布尔什维克化”的横幅。中共醴陵地执委为毛泽东组织的基层农运干部调查会要在这里举行。参加调查会的40多名干部,都是没有公开身份的共产党员,所以特地做了这番准备。
        晚上6时,毛泽东满面春风,在罗学瓒等陪同下,来到会场,早已到达的农运干部起立鼓掌欢迎,毛泽东挥手致意,来到八仙桌前坐下。
        罗学瓒宣布开会,说明会议程序后,大家踊跃发言。城区党支部书记文广兴打响了头炮。他在汇报城区成立农协、打土豪等情况后,重点谈到了缴“烟枪”的事。接着,南岸境乡干部、北三区干部汇报了勒令土豪修塘坝、禁牌赌等情况。发言的一个接一个,十分热烈。
        北二区干部、县学运干部抱怨,举报县里个别领导为何键部下与渌口奸商勾结走私谷米开绿灯,还帮国民军一个连长下令缴农协的枪,后又为这个连长开脱罪责,私自放人等情况。
        毛泽东当场责问孙小山:“这是谁干的?”
        孙小山正要回答,地委委员、县党部宣传部长李味农突然站起来说:“这两件事都是我干的,批准渌口运谷米,我是怕与何键搞坏关系;国民军连长陈奏凯要缴枪,农民不缴,把我关起来,我要农民缴了枪才把我放了,后来农民抓起陈奏凯,又是我放了他。”



毛泽东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旧址——先农坛
 
        原本活跃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气氛有点紧张,一个个目光都注视着毛泽东。毛泽东看了李味农一眼,严厉地批评他,说:“你不懂革命,就要害人!土豪劣绅压迫农民几千年,革命不用暴力,工农就不能翻过身来,对敌人不能仁慈。”说完叫李坐下,并要大家继续发言。
        会场又活跃起来。你一言,我一语,除了反映土豪劣绅破坏农会的情况,要求从严惩处外,也谈到有的地方农会干部作风不好、方法简单等问题。当南二区一个干部谈到准备对一个有缺点的农民进行惩罚游垅时,毛泽东立即指出:“对有缺点的农民,只能说服教育,不能用对付土豪劣绅的办法对付他们。那样做,就是打击革命。有的同志提出要求惩办土豪劣绅,这个意见很好。省里已经颁布了《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成立‘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你们应该尽快成立这样的法庭,对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要公开审判,重点打击,推动全盘。”
        会议至深夜,厨房准备了夜餐,罗学瓒在征得毛泽东的同意后,宣布散会,并收下画像、旗帜和条幅,一起回到卧室。
        漆黑的夜,万籁俱寂。“荣熙!”心情不平静的毛泽东叫了一声罗学瓒的学名,然后,感慨地说:“醴陵的干部不错,从今晚干部反映的问题来看,农民虽已组织起来了,并且形成了独立的权力,但要巩固这种权力,斗争还很艰巨啊!”
       “是呀!这些问题党内认识还不一致哟!”罗学瓒颇有同感。
       “李味农这样思想的人,在党内有一定的代表性。不只你醴陵有,别的地方有,中央也有呢!”他俩还就其他问题交谈了看法,直到凌晨才就寝。

 万人大会,点燃农运熊熊烈火
 
       1月30日,位于县城中部的文庙操坪,红旗招展,梭镖林立,人声鼎沸,人头攒动。城区附近的农协会员和远离县城的区乡会员代表等2万多人齐集操坪。戏台上摆成一字形长桌主席台,墙上挂着孙中山的遗像,万人农会会员大会在这里举行。
       11时,毛泽东在罗学瓒、孙小山、陈晓愚、李味农和代理县长潘疆爪等陪同下,登上主席台。大会由潘疆爪主持,他宣布大会开始,会场立刻一片肃静。首先向孙总理遗像三鞠躬,然后大声说:“现在请省里来的中央委员毛润之先生作报告。”



 醴陵纪念馆      
 
        毛泽东起立欠身致意,他用浓重的韶山口音作了题为《北伐战争后的形势和农民运动的任务与方法》的长篇演说。他说:“农民协会成立半年来,压在穷人头上几千年封建宗法势力,就被打个落花流水,孙中山先生致力于国民革命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成的事,农会几个月就做到了,真是半年胜过几千年!”
        毛泽东在谈到醴陵农民运动的成绩后说:“我们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任务还很艰巨。现在有的人就诬蔑农会搞‘糟了’,说什么办农会,打土豪,减租、平粜、清算是‘闹事’,这是一派胡言。其实,我们所做的,不是‘糟了’,而是好得很!哪里愈‘糟’,哪里就愈好,说明那里的人民真正起来了,敢于同土豪劣绅作斗争了。过去土豪劣绅、封建势力压迫农民几千年,今天农民起来向土豪劣绅减点租,清算他们鲸吞的不义之财就是闹事吗?这种只许土豪劣绅压迫剥削农民,不准农民向土豪劣绅作斗争的人,就是站在帝国主义、豪绅地主反革命一边,就是破坏革命。”
        毛泽东接着又说:“湖南虽然是国民政府统治,实际上是国民政府同赵恒惕共同统治。赵恒惕虽然不在湖南,但他在湖南的余孽土豪劣绅、贪官污吏还有很大的势力。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行动。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进一步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努力奋斗,国民革命的任务就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毛泽东的讲话博得大家的阵阵掌声。大会在“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农民协会万岁!农民万岁!”的口号声中结束。
        当天下午,毛泽东参加了由省农运特派员袁品高主持召开的15个区的开明士绅和老农座谈会。一方面进一步宣传国民革命的政策与形势,争取一部分士绅支持同情农会,减少来自敌对方面的阻力;另一方面是研究发展醴陵瓷业和农业生产的问题。

除夕之夜,论打菩萨破除迷信
 
        2月1日,正是农历除夕日,广大农民过了个扬眉吐气、欢乐的翻身年。在县城的调查会上,孙小山等谈到东富打菩萨积极,农民对此有什么反映。毛泽东想弄个明白,便踏着冰雪,来到东富考察。毛泽东在县农民协会吃过年饭,不顾劳累,拿起包袱离开先农坛,冒着鹅毛大雪,直奔东富寺。


毛泽东在东富寺住过的房间
 
        东富寺是明朝修建、清嘉庆二十一年重修的大寺庙。这座四进的建筑,青砖绿瓦,雕梁画栋,四围古木参天,幽静雅致。庙内有30多尊菩萨,长年香火不断,钟鼓常鸣。除夕之夜,农协会在设在东富寺内办公的南一区一乡召开了座谈会。20多位农会干部汇报了全区农运情况,最后谈到了打菩萨的问题。
        毛泽东问:“群众对此有什么意见?”
         一乡农会委员长尹锡乾说:“当时农会刚成立,声势大,把菩萨打了,只留下正殿几个菩萨没有打,群众也没有哪个讲什么。”
        毛泽东风趣地说:“过去天旱求雨,田里有虫、家人有病都求菩萨,要是半年前不办农会,你们打菩萨,民众恐怕不赞同喏!土豪劣绅也会兴风作浪,说你们欺神灭道。现在你们打菩萨,没有人讲什么,这就是农会的权威嘛!听说有人偷菩萨是怎么回事?”
        执委尹雪荣说:“前不久有一位妇女还到这里求菩萨减租,县孙小山委员长知道后,要我们把菩萨全部打掉。我们在一个晚上把正殿的泥菩萨都打掉了,还有两个木雕的菩萨准备第二天火烧,这事被老农丁才发看见了,等我们回家后,他偷偷地把这两个木雕菩萨抱走了。”
        “他为什么抱回去?”毛泽东问。
        “他说,这些菩萨一不吃饭,二不穿衣,打了造孽。”尹雪荣回答。
        “啊!原来是这样。”毛泽东笑着说:“破除迷信,是农民觉悟的表现。但是当前的中心任务是要引导农民加劲做政治斗争,打倒土豪劣绅。菩萨是农民敬起来的,农民觉悟了,自己会把菩萨丢掉。”他指着在旁的易克仁、孙小山说:“你们都是教书先生,读过孔夫子的书,对待菩萨的事,要‘引而不发,跃如也。’不要我们包办代替。”
        第二天,大年初一,农协会在东富寺召开了700多人的群众大会,尽管天寒地冻,北风飕飕,但寺内气氛热烈,显得暖洋洋的。毛泽东在会上号召农民团结起来,积极办好农会之后,又讲到破除迷信的问题。他说:“听说你们这里还有人求菩萨减租,信八字,信风水,我们办农会只几个月,土豪劣绅、贪官污吏都倒台了,难道以前他们就八字都好了,风水也好了?过去敬了几千年菩萨,没有看到关圣帝君、观音菩萨帮你们哪个打倒一个土豪劣绅,现在你们想减租,我问你们有什么法子?是信神呀?还是信农会?”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会后,群众争先恐后和毛泽东握手,毛泽东不时地解答农民的提问,人群中不时地爆发出一阵阵笑声,气氛十分热烈、亲切、和谐。当天晚上,农协会又在东富寺召开了南一、二、三区农会干部会。2月3日,毛泽东在孙小山陪同下返回阳三石,前去龙凤庵、渌口考察……
 
 
 
 
 
毛委员足迹遍乡镇  农民运动掀高潮
——毛泽东考察渌口农民运动纪实
 
        株洲县伏波庙置身于伏波公园,树木成荫,花团锦簇,蜂飞蝶绕。凭栏远眺,蓝天碧水,渌江蜿蜒,从醴陵而来,奔湘江而去,来这里参观的人们,触景生情,感叹今昔,思绪翩翩……
        1927年正月初二,中共醴陵县委书记罗学瓒找到醴陵县总工会常委程炳生,要他立即赶回渌口镇,因为毛委员要去渌口镇考察农民运动。罗学瓒再三叮嘱程炳生,毛委员去渌口镇的事情千万不要与外人说,切记保护他的安全。
        中共四大召开后,毛泽东任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为了回答党内外对农民运动的责难,他于1927年1月4日至2月5日对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5县的农民运动进行实地考察,渌口镇即是他考察5县要去的地方,也是他此行考察的最后一站。
        这些日子,程炳生代表醴陵县总工会一直在醴陵县所辖的渌口镇整理全镇的工会工作。早两天,他从渌口镇回到醴陵的家中过年,现在听说毛委员要去渌口镇,程炳生决定提前赶回去做好准备工作。他记住了罗学瓒的叮嘱,针对现在反动势力猖獗,毛委员没有带警卫,必须提高警惕,一定要做好毛委员的安全保卫工作。
正月初二当日,程炳生回到了渌口镇,他马上吩咐农协干部李仁桃去镇上的一些伙铺旅馆,注视一些外来人员的动向,掌握当地一些坏人的活动行踪。李仁桃接受任务后,立即组织工人在街头放哨,暗中窥视过往可疑人员。
        那段日子,一连几天阴雨连绵。2月3日上午天空开始放晴,温暖的阳光照在小溪和山坡上,乡村大地不再沉寂,成百上千的山麻雀从空中掠过,唧唧喳喳飞飞停停,自由自在。程炳生得知毛委员今天上午要来渌口镇,于是起了一个大早,天刚亮就上路赶来迎接了。
毛委员是从醴陵步行进入株洲县姚家坝龙凤庵的,程炳生在接龙桥码头墩子的地方稍微等了一会,便看见一位身材高大穿着棉袄外罩长衫的中年人远远走来。他一眼就认出,来人正是毛委员,于是快步跑上前去。
        “毛委员!”
        “啊,你是……”
        “我叫程炳生,是罗学瓒书记吩咐我来接您的。”
        “啊——程炳生同志!”毛委员亲热地和程炳生握手,“我听学瓒书记说起你,你是醴陵县总工会的程常委,我得叫你程常委呀!”
        “毛委员,您就叫我小程,其实,我是您的学生,您在醴陵给我们讲过农民运动的课,您是我的老师。”
        “啊——是嘛!那我们还是老熟人啦!”毛委员哈哈大笑,接着便由程炳生带路朝渌口镇走去。
        程炳生告诉毛委员,1926年10月,渌口镇农民协会正式成立,农民协会的牌子先挂在香山寺,后被挪到了伏波庙。现在,农民运动在渌口真正开展起来了,许多土豪劣绅害怕农民抓着戴高帽子游垅,比以前老实一些了。毛委员听后,高兴地对程炳生说,农民运动以后还会越来越猛烈,打土豪分田地,农民要翻身……
        说着说着,他们很快来到了伏波岭。走进伏波庙,毛委员见一些菩萨被堆放在一角,便面带笑容好奇地问:“这是做什么?”农民协会的孙小山指着那些大小菩萨说:“请他们偏安一下,让我们无产阶级来办公。”毛泽东笑着说:“稳健,稳健!”毛委员看过以后,在伏波岭农民协会办公的地方休息了片刻,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毛委员和大家一起用了午餐。


毛泽东考察湖南农运旧址——渌口伏波庙
 
        午饭后,征得毛委员同意,程炳生便与伏波岭农民协会的张先簇、陈孔阳、陈金楼等人一起,陪同毛委员走访了渌江南岸,接着便回到了伏波岭。晚上,毛委员在伏波庙召开了渌口工农商各界骨干会议,到会的有工会代表张童保、农会代表张清高、商会代表刘裕和、女子联合会代表胡迪梅等30多人。会上,毛委员认真倾听了大家的发言,询问了工农商劳苦大众的生产生活状况和有关工农运动的开展情况,并作了记录。会后,毛委员在伏波庙住宿一晚,2月4日上午便离开渌口镇去了长沙。
        毛泽东离开渌口后,渌口的工农革命运动迎来了新高潮。不久,毛泽东发表了着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他把在渌口伏波庙的考察情况写进了报告里。
        伏波庙曾于1944年被日寇焚毁。1968年,为纪念毛泽东在渌口考察农民运动,缅怀渌口农民运动先烈,由省、市拨款,群众捐款、捐工、献料,历时两年,在原址上模仿旧制,重新修建了伏波庙以供社会各界参观。1999年4月,伏波庙被株洲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被确定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01年4月,中共株洲县委、县政府以伏波庙为中心建起了伏波公园,毛泽东来渌口考察农民运动时的情景在园内得到了再现。他在伏波庙召开工农商各界骨干会议的会址、住宿的房间布置等实物,以及珍贵的历史图片,均在公园内有展览和陈列。
 
 
友情链接: 人民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百年湘潮网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中央党史网株洲组工网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