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株洲党史网|株洲党史-株洲党史网_bet36体育官网平台_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_bet36靠谱吗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党史宣教  > 伟人足迹  > 查看详情
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

毛泽东主持成立中共酃县县委

2017-10-30 20:03:59       来源: 株洲党史网

       1928年3月18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到达中村,师部设周家祠。19日晚,毛泽东、何挺颖在周南学校主持召开了工农革命军第1师师委和中共酃县特别区委联席会议。会议决定:在中共酃县特别区委的基础上成立中共酃县委员会,由刘寅生任书记,成立酃县赤卫大队,由戴寿凯任党代表,何国诚任大队长,成立共青团酃县委员会,由万达才任书记;成立中村区委和中村区工农兵政府,由何健础任区委书记,盘华坤(瑶族)任工农兵政府主席。
中共酃县县委的建立,标志着酃县各级党组织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从此跨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毛泽东主持成立酃县赤卫队
 
       1928年3月初,根据湘南特委指示,湘南举行全面起义,毛泽东率部兵分三路进军酃县。3月18日,三路策应部队都到达中村集结。工农革命军到达中村后,中共酃县特别区委书记刘寅生闻讯从黄挪潭赶来。在周南学校,刘寅生向毛泽东详细汇报了酃县三月起义的情况,毛泽东指示成立酃县赤卫大队,建立酃县红色武装,并提名何国诚任大队长,戴寿凯任党代表。刘寅生、周礼按照毛泽东要求,当即从各地暴动队中挑选了100多名队员,在中村墟召开了“酃县赤卫大队成立大会”,刘寅生代表中共酃县特别区委宣布正式成立酃县赤卫大队。会上毛泽东赠予酃县赤卫大队11支枪。要求酃县赤卫大队在特别区委的领导下,刻苦训练,多打胜仗,从反动派手里夺取更多的枪支。
        3月28日,工农革命军离开中村开赴湘南时,因酃县赤卫大队刚刚建立,缺乏训练,没有作战经验,难以对付强敌,经刘寅生要求毛泽东把酃县赤卫大队带去湘南,随工农革命军锻炼。
 

◆ 中村墟现状         

炎陵洣泉书院
 
        1928年3月28日,为接应湘南起义部队,毛泽东、张子清带领一团离开中村,经桂东、汝城于4月中旬到达资兴的浓(龙)溪洞,与萧克率领的宜章农军独立营会合。随后,一路北上,沿途为湘南起义部队扫清障碍,于4月21日抵达酃县县城。团部设在洣泉书院,毛泽东住在后厅右侧的房子里。到达县城的当天下午,尾追朱德部队的敌军张敬兮一个团和罗定清乡团、罗绍志挨户团由茶陵方向开往酃县城。为掩护朱德部队安全转移,毛泽东和张子清在县城西郊接龙桥两面山头上部署了战斗。第二天中午,敌人进攻县城,张子清和伍中豪率1团1、3营在城西的湘山寺、八角亭、天河仙一带阻击敌人。敌人发起10多次进攻,都被打退。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持续到下午四五点钟,敌人被打退,向茶陵方向逃窜。战斗结束后,当晚,部队转移到坂溪,第二天早晨赶到十都,再回到宁冈茅坪。接龙桥战斗胜利完成了掩护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向井冈山转移的任务。

◆洣泉书院大门外景

毛泽东旧居—水口桥头江家
 
       1927年10月中旬,部队抵达酃县水口,毛泽东居住在水口桥头江先钦家里。在水口有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毛泽东考虑在三湾改编时只提出了“支部建在连上”议题,但还没来得及实施,于是在这里召开了各连队党代表会议。讨论“支部建在连上”事实,并通过了各连队在行军途中秘密发展的6名新党员。在水口桥头江家,毛泽东还接见了炎陵县农运干部何健础等。何健础向毛泽东汇报了酃县县情和革命斗争等情况。在水口期间,毛泽东深入开展社会调查,了解罗霄山脉中段周围各县的敌情、阶级状况、土地占有情况、地理环境、特产资源等,广泛开展群众工作,宣传革命的政治主张和宗旨。

            
           
◆ 水口桥头江家外景
  
毛泽东在叶家祠将“支部建在连上”
 
        1927年9月底,毛泽东在三湾改编时提出将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为进一步加强连队党的建设,毛泽东多次要求各连党代表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在士兵中发展一批工农骨干分子入党。在离开三湾的行军路上,毛泽东利用休息时间,找战士谈心,进行共产主义信念和革命前途教育,从中发现、考察、培养了一批建党积极分子。
部队到达酃县水口后,有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各连党代表也在战士中发现、培养了不少工农出身的积极分子,毛泽东感到在战士中发展党员的条件已经成熟。特别是部队连续发生逃跑事件,将支部建在连上已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工作。
        10月15日上午,毛泽东主持召开连以上党代表会议。他在会上指出:部队连续发生干部和战士逃跑事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政治工作完全抓不到士兵,一遇到困难,就经不起考验。总结其中的教训,我们只有把党的支部建在连上,把党的领导落实到最基层,才有可能提高士兵的政治素质和部队的战斗力。如果党支部能成为连队战斗堡垒,别说是个别干部动摇不了士兵,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动士兵。在三湾,我们已作出将支部建在连上的决定,可是当时战士中党员很少,现在通过半个月的行军,发现和培养了不少建党积极分子,在战士中发展党员的条件成熟,今天的会议,就是要讨论在战士中发展党员的工作。
         会议在各连营党代表提名的基础上,通过了发展赖毅、李恒、鄢辉、陈士榘、欧阳健、刘炎等6名新党员。毛泽东要求散会之后,各连营党代表要马上找他们谈话,填好入党志愿表,晚上就举行入党宣誓。
         当晚,在团政治部主任、兼一营党代表宛希先住址叶家祠,毛泽东为6名新党员举行入党仪式。团党代表何挺颖和各连营党代表宛希先、罗荣桓、何成匈、熊寿祺、杨岳彬、李运启等参加了仪式。同时,在1营2连成立了党支部。随后,其他连队也相继建立了党支部。“支部一建立,连队立刻有了灵魂”。从而,确保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红军之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个重要原因”(《井冈山的斗争》)。


 
◆ 毛泽东首次“支部建在连上”旧址——叶家祠     
 

◆ 水口叶家祠阁楼6名新党员入党宣誓现场       
 
 
红军打靶场
 
        秋收起义以后,部队长时间没有得到军事训练。10月中旬部队到达水口,有了一个安定的环境。为提高战士的军事素质,毛泽东要求部队在整休期间,积极开展军事训练。并要求军事训练要与实战需要相结合。训练地址就选择在黄泥湾的松山坝。毛泽东在百忙之中也常挤时间到训练场进行指导,并鼓励战士刻苦训练。
松山坝,离团部驻地朱家祠不足千米,一条小河从这里流过,靠山边是一块余坪。部队以连为单位在这里开始了紧张的军事操练。每天清晨,军号声响过之后,战士迅速跑向这里集合,由连长主持训练。训练项目包括跪立卧射击、刺杀、投弹、队列变换、障碍赛跑等,全体战士在连、排、班长的严格要求和指导下,刻苦训练。射击除开展实弹训练外,有时为节约子弹,也采取瞄准不发弹的方法。通过军事训练,部队的军事素质得到了普遍提高。
 
 
◆ 水口松山坝红军打靶场遗址
 
 
毛泽东决策定井冈
 
        1927年10月中旬,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来到酃县水口,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1团团部设在朱家祠。毛泽东在这里接见了酃县第一个党支部——凉桥党支部书记周礼。周礼向毛泽东汇报了中共酃县特别支部和农民协会在大革命失败后遭敌人破坏的情况和凉桥临时党支部的工作情况。毛泽东对临时党支部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随后,问周礼酃县有没有国民党驻军。周礼告知到现在为止,酃县还没有国民党的正规部队,只有南乡和东乡两个挨户团。南乡挨户团头子叫陈大观,有30支枪,东乡挨户团头子是贾威,有七八十支枪。为了解酃县及周边的地形和敌情,毛泽东交待周礼办3件事:一是画一张详细的酃县地形图;二是为部队找一名向导;三是去茶陵侦察一下敌情。
        部队在水口休整了十来天,是秋收起义撤退湘南以来停留时间最长的地方。利用这段时间,毛泽东深入开展社会调查,了解阶级状况、土地占有情况、地理环境、物产资源等,广泛开展群众工作,宣传革命的政治主张和宗旨等。毛泽东从报纸上看到贺龙、叶挺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在广东潮汕失利的消息,分析了各方面的因素,认为罗霄山脉中段最有利于工农武装割据。根据变化的客观形势,毛泽东在朱家祠召开团、营干部会议,提出放弃退往湘南的想法,决定率部队上井冈山进行工农武装割据,以井冈山为中心开展游击战争。
        21日,毛泽东率部离开水口分兵上井冈山,为建立工农武装割据走出了关键的一步。



◆ 水口朱家祠外景

八担丘
 
        1928年3月18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1团、第2团全部到达中村集结,并随后在这里开展了10天的革命活动。
        为训练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从3月19日开始,毛泽东采用上午给这个营讲课,下午给那个营讲课,分别留半天讨论的方式,集中一个星期的时间,对部队进行了一次系统的政治教育。课堂就设在小铺头的八担丘稻田里。田边摆着一张小方桌,一条小板凳,一块小黑板。战士们就着禾蔸席地而坐。毛泽东时而坐着讲,时而站起来比划着手势讲,时而在黑板上写着,战士们听得聚精会神。讲课的主要内容是:中国革命的性质问题;中国革命的特点问题;中国革命的道路、战略问题。毛泽东深刻地分析了中国革命的形势和革命性质,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了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意义,指出无产阶级不是无产游民,批评危害革命的“左”倾盲动错误。从而在尖锐、复杂的对敌斗争中,认清革命形势,提高战斗勇气,坚定革命信心,树立顽强的斗争精神,加强了革命纪律。“经过政治教育,红军士兵都有阶级觉悟,都有了分配土地、建立政权和武装工农等项常识,都知道是为了自己和工农阶级而作战。”


◆ 八担丘稻田现状

中村插牌分田
 
        1928年3月,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到达中村,建立了中村区工农兵政府,并亲自带领干部、战士深入乡村作社会调查和访贫问苦,进一步发动群众参加土地革命。开展土地分配,必须对当地的土地状况进行深入的调查了解,广泛发动农民群众。当时中村的土地,70%以上集中在地主手里,其中道任村90%以上土地被地主霸占,全村280多亩水田,大土豪钟伦元就占有250多亩,农民全靠租种地主的土地养家度日。这里地处高山,连年干旱歉收,农民交租之后,便所剩无几,只能糠菜充饥,度日如年。当时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月儿落西日出东,我们这里几时红?何时分得好土地,不还租债不受穷。”24日,毛泽东、刘寅生在周南学校召开中村乡农会骨干会议,专题召开研究土地分配问题,按照湖南省委制定的《土地纲领草案》,确定没收土豪劣绅的土地,平均分配给农民。同时,给地主家属以生活出路,也分配一定数额的土地。随后,从部队和地方抽调干部组成工作组,分别到道任、中坪、联西、心田、罗浮江等地开展土地分配。会后,部队干部谭希林和地方干部周介甫首先在道任村开展分田运动,具体做法是:
        第一步:召开群众动员大会,由农会和乡政府干部将全村人口、田土分别登记造册。
        第二步:确定分配原则,以原耕土地为基础,多退少补,好劣搭配,对无土地农民又无资金的雇农,则适当给予照顾,多分好田。
        第三步:由农会统一书写竹牌,写明户主姓名、座落、四界面积。
        第四步:当众将写好的竹牌插到各户所分的田里。
        这种分田方法,群众称之为“插牌分田”。中村道任扦牌分田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最早的分田运动。它的成功运作为此后的桂东沙田分田运动和整个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土地分配提供了宝贵经验,也为以后《井冈山土地法》、《兴国土地法》的制定奠定了基础。是中国革命土地分配成功的一个试点。
 
                                                         
 ◆ 中村道任村插牌分田旧址 
 
中村军民诉苦大会
 
       1928年3月下旬,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策应湘南起义,在酃县中村集结。一天上午,毛泽东带领几名战士,挑着从土豪家没收的粮食、衣物,来到联西村穷得揭不开锅的叶老汉家。几名战士走进破旧不堪、黑咕隆咚的矮屋,对叶老汉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军,是专门帮助穷人闹翻身的部队。听农民兄弟说,你家早就断粮了。所以,毛委员今天特意送来一点粮食和衣服,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打土豪没收过来的,请您老人家收下吧。”
        叶老汉忙说:“不要,不要!”毛泽东知道老人家有顾虑,便亲切地对他说:“老人家,你别害怕,粮食是穷人种的,布是穷人织的,今天,我们从土豪劣绅家夺回来分给穷苦农民,叫物归原主。”叶老汉还是不敢收。毛泽东深知其中原因,他叫一名战士找来一把筷子,先取出一根递给叶老汉折,叶老汉没费吹灰之力,就“叭”的一声,把这根筷子折断了。接着,毛泽东把剩下的一把筷子递给叶老汉折,叶老汉使尽全身力气,也没能折断。毛泽东用“一根筷子容易断,一把筷子坚如铁”的生动比喻,消除了叶老汉的害怕心理,也使在旁的农民明白了只要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就不怕反动派的道理。
        毛泽东回到住地后,听到不少干部战士反映,他们所访问的对象都不敢接受送去的东西。毛泽东说:“这是农民心有余悸,害怕我们一走,土豪劣绅会卷土重来,进行报复。因此我们必须进一步发动群众”。为了启发农民群众的阶级觉悟,进一步发动群众参加土地革命。工农革命军和中共酃县县委在中村墟头召开3000余人参加的军民诉苦大会,大会由酃县县委书记刘寅生主持,毛泽东发表讲话,他说:“我们种田人,一年到头,累得要死,还是没有吃,没有穿,土豪劣绅不劳动,却吃得好,穿得好,就是因为政权掌握在他们手里。我们要吃饭,要穿衣,要翻身,就得团结起来闹革命,推翻这个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接着,邓瑞莲、邓国秀等10余名穷苦农民上台,先后诉说他们祖祖辈辈受压迫,受剥削的血泪史。他们的苦难激起了与会群众的满腔怒火。在打倒土豪劣绅的一片口号声中,工农革命军当即处决了两个罪大恶极的大土豪。极大地鼓舞了农民群众的革命热情。


◆ 图为中村军民诉苦大会旧址全景
 
接龙桥战斗
 
        1928年3月28日,为策应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农军上井冈山,毛泽东和张子清团长率工农革命军第1团转战桂东、汝城,消灭了反动武装何其朗部,打垮了土匪胡凤璋部,在资兴浓(龙)溪洞与萧克率领的宜章农军独立营会合。随后,回师酃县,于21日抵达县城。得知湘敌吴尚第8军程泽润师的张敬兮团和罗定带领的攸茶“清乡团”和“挨户团”也尾追而来。毛泽东、张子清即时在县城西效接龙桥两面山头部署阻击。
         4月22日,部队正准备吃中饭时,3营设在湘山寺山上的岗哨和1营设在龙王庙山上岗哨同时发现敌人,立即鸣枪告警。部队一听到枪声,赶快投入战斗。按预定作战方案,3营的8、9连迅速占领湘山寺高地,1营和3营的7连占领草铺湾、龙王庙、咯嘛形等高地。这时敌人分两路进攻:一路在黄土坳登山,妄图用火力压制我军从咯嘛形山脚下往上冲,被我1营和3营7连战士踞高临下,一阵猛打,把敌人压了下去;另一路敌人从双江口过河,企图占领湘山寺,我军充分利用有利地形,敌仰我俯,集中火力打击敌人,打垮了敌人数次冲锋,遗尸遍野。激烈战斗从中午打到傍晚,敌人由于遭到重创,加之夜幕已临,只得连夜向茶陵方向溃逃。这次战斗中,英勇善战的张子清团长在战斗中负伤。
        此次战斗,我军以2营兵力阻击和重创了敌人的1个正规团和1个反动民团。开创了以少胜多的战例。战斗结束后,傍晚时,部队撤离县城,绕道坂溪、泥湖、石洲、连夜赶往十都。
        接龙桥战斗,有力的掩护了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在酃县集结和朱毛两军胜利会师。

◆ 接龙桥战斗遗址(20世纪60年代)
 
朱德、毛泽东首次会面
 
       1928年3月19日,毛泽东、张子清率工农革命军1团抵达酃县城时,毛泽东得到消息说朱德率部到了宁冈县砻市。第二天上午,毛泽东带领一个连赶回宁冈县茅坪,却又听说朱德、陈毅的部队还在沔渡一带,毛泽东又再次率这个连下山经宁冈县大垅赶往酃县十都,迎接朱德。
        接龙桥战斗后,驻扎在沔渡的朱德打听到毛泽东的部队撤退到了十都,随即率直属部队赶往十都。4月24日,在十都万寿宫与毛泽东会面,两军胜利会师。这是他二人的第一次会面。会面后,毛泽东、朱德、陈毅等领导人进一步研究了部队整编的事实,据前湘南特委指示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4军。
        与此同时,酃县县委书记刘寅生通知县委成员也赶到十都,迎接朱德部队。
        4月25日,朱德、陈毅率领直属部队先行离开十都抵达宁冈县砻市。随后,毛泽东带领一个连在沔渡看望和慰问朱德的主力部队和部分湘南农军,于4月28日,经宁冈睦村回到砻市。同日,朱德的主力部队也抵达砻市。5月4日,在砻市召开会师和工农革命军第4军成立大会。从此,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开辟了一条由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道路,谱写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
 
友情链接: 人民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百年湘潮网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中央党史网株洲组工网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