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株洲党史网|株洲党史-株洲党史网_bet36体育官网平台_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_bet36靠谱吗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党史宣教  > 伟人足迹  > 查看详情
bet36软件怎么设置中文

朱毛会师在酃县

2017-11-12 21:03:06       来源: 株洲党史网

    这是中国革命历史上的伟大时刻,1928年4月24日上午,毛泽东与朱德率部在酃县胜利会师。从此,紧握在一起的两双巨人的手,驾驶着中国革命的航船,乘风破浪,所向披靡,闯险滩,过暗礁,胜利到达彼岸。
    为了实现这一历史性的伟大时刻,朱毛两部历尽艰难险阻,冲锋陷阵,左冲右突,打破敌人的围追堵截,历时半年。
互派代表联络
    早在1927年10月12日,毛泽东率领的工农革命军到达酃县十都,毛泽东在十都的万寿宫住下来后,就对何长工说:“自秋收起义受挫后,我们一直没与湖南省委和中央取得联系,现在部队经过三湾改编,有了一个落脚点。我想派你去长沙走一趟,一是向省委汇报我们的情况和打算,二是打听一下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你意下如何?”
何长工满口答应,但又有点犹豫:“我这华容口音,在路上怕惹出麻烦来。”
毛泽东也犹豫了一下,笑着说:“你有社会经验,相信你能完成任务。至于怎样化装,我想了想,化装成农民吧,你是外地口音;如果装扮成教书匠吧,你手上又满是老茧;还是装扮成一个工农革命军的逃兵为好。”
    “要得!”何长工表示赞同。
    第二天,何长工身穿破衣,脚穿草鞋,经沔渡、瑞口、坑口到达茶陵。然后乘船由洣水进入湘江,一路艰辛到了长沙,找到了湖南省委。省委听了他的汇报后,告诉他南昌起义部队下落,大概地区是赣南、粤北一带,要他南下广东进一步打听。并给他50元银洋作路费。他按省委的嘱咐,绕道武汉、上海、香港,于12月上旬到达广州,因没有熟人,只身一人在街头转了几天,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他只好往回返,从广州来到韶关,住在一个旅馆里洗澡时,无意中听到了别人议论朱德率部在离韶关40华里的犁埠头的消息。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找部队心切,他顾不得入房休息,借故结清住宿账,机警地打扮成一个富家弟子,匆匆上了路。
何长工第二天早晨来到军营哨所,刚进兵营,在室外就遇见了熟人蔡协民,在他的介绍下,与朱德、陈毅、王尔琢相见。听说是毛泽东派来的联络员,他们都像见到了亲人喜出望外。朱德紧紧地握着何长工的手说:“你是我们最受欢迎的人,你看,你一来,我这司令部里都格外热闹了!”
何长工把长途跋涉,苦苦寻找他们的前后经过,以及毛泽东的指示和井冈山根据地情况等作了详细汇报。朱德听后十分感动而高兴地说:“长工同志,你辛苦了,我们十分感谢你。我们从南昌撤出来,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们很想去找毛泽东同志。前不久,我在江西信丰见到赣南特委派来的同志,才打听到你们的下落,并派毛泽覃到井冈山地区去找毛泽东同志和他的部队了,这下我们总算互相联系上了,真是不容易呀!”
陈毅接着说:“这下可好喏!晓得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找了个落脚点,在那里安个家,真是个好办法,算我们找到娘家了喏!哈哈!”
两天后,何长工返回井冈山,临别时,朱德给他30元银洋和一份给曲江县委的介绍信。并握着何长工的手再三叮嘱说:“请你回井冈山后,一定要向毛泽东同志转告我们的谢意,汇报我们的情况,希望早日会面。”
    与此同时,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第三营在遂川大汾遭敌袭击,与毛泽东失去联系后,也转战来到了赣南。陈毅闻讯后化装成农民,亲自前往第三营,互通了情报。而毛泽覃根据朱德的指示,化装成国民党军第十六军副官的身份,经郴州、永兴、安仁,来到了茶陵,途经茶陵与宁冈交界的坑口时,碰到了袁文才的部队。袁文才、陈伯钧得知他是朱德部派去井冈山进行联系的同志,当即派人把毛泽覃护送到井冈山。11月中旬,毛泽覃到达大井,见到了哥哥毛泽东,详细汇报了朱德部队的情况。何长工和毛泽覃经过秘密转战,艰苦寻找,前后花了几个月之久,终于找到了对方部队,互相取得了联系。
    1928年2月,朱德率部智取宜章的胜利,点燃了湘南起义的熊熊烈火。接着,郴州、永兴、资兴、耒阳先后被起义部队攻克,建立了工农民主政权和工农革命军第三师、第四师和第七师。
3月,湘桂战争结束,蒋介石策动湘粤军阀对湘南革命力量进行南北夹击的大规模“进攻”,而中共湘南特委又实行过左的烧杀政策,引起群众反对,使起义部队陷入孤立,不得不退出湘南。29日,朱德下令,起义部队东撤,向井冈山进军。
毛泽东前往湘南接应
    1928年3月下旬,毛泽东率部在中村集结休整后,接到湘南起义失败朱德率部向井冈山转移的消息,随即兵分两路,前往湘南接应。一路以第二团为右翼,由何长工、袁文才率领,于3月20日向郴州方向挺进,阻击尾追湘南起义部队的湘敌。一路以第一团为左翼,由毛泽东、张子清率领,于3月28日向桂东、汝城方向前进,阻击由粤北前来“会剿”的敌军。
在工农革命军的掩护下,湘南起义部队迅速转移。南昌起义部队余部由朱德率领,经耒阳、安仁、茶陵,于4月中旬到达酃县。湘南起义的农军在陈毅率领下,从郴州向资兴、桂东方向挺进,在资兴城郊与何长工、袁文才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团会合后,经资兴也来到酃县,与朱德的主力部队会合。
陈毅、何长工、袁文才和几个县的县委负责人会见了朱德。经过长途跋涉,朱德的脸上显得黑润,但精神十分饱满,他笑呵呵地站起来,和大家一一握手问好。
何长工十分关切地问:“这次没有受多大损失吧?”
“很好,没有损失,就是忙得没有时间理发,胡子也长了。”朱德饶有风趣地说:“我们的家业还是很大的,湘南起义缴了不少武器,队伍也扩大了,干部也充实了。”
何长工说:“我们拼命向南打,想不到你们撤得这么利索。”
“你们的迅速行动,有力地掩护了我们队伍的撤退”。朱德紧接着问:“毛泽东同志现在哪里?”
何长工回答说:“他担任后卫,大约还得三四天才能到。我先率部回宁冈,为会师大会召开做些准备工作,你们暂时住几天,等毛泽东与你们会师后再一起上井冈山”。
朱德说:“那我们就在这里等毛泽东同志,希望能与他早日见面。”
原来,早在4月中旬,毛泽东率部在资兴县龙溪洞与肖克率领的宜章农军独立营会合。第二天,会合后的部队撤往酃县。

部队在水口圩与胡少海、龚楚部会合。一见面,毛泽东就向龚楚询问朱德的去向,龚楚告知:在郴县已与朱德约定在酃县汇集,他们从耒阳经安仁、茶陵撤往酃县。4月16日,毛泽东则率一团离开水口圩赶往酃县城,当天下午到达县城。毛泽东率部驻住酃县洣泉书院,刚落脚,接到情报:追击朱德部队的湘敌吴尚第八军张敬兮团和罗定带领的攸县挨户团正向酃县县城窜来。毛泽东顾不得休息,立即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接龙桥战斗。第二天中午阻击战斗打响,直至黄昏结束,敌张罗两部大败而逃。
毛泽东听说朱德的部队上了井冈山,为尽快见到朱德,当晚,毛泽东决定部队立即撤出酃县城,转移到坂溪宿营。第二天早晨,毛泽东率一个连经坂溪、石洲、十都赶回宁冈。
毛泽东回到宁冈虽然未见到朱德,但得到朱德、陈毅率部安全到达酃县的消息,心里非常高兴,于是决定再次率部下山迎接。
朱毛会面与两军会师
    风和日丽,百花盛开。这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东方微白,红霞满天,毛泽东怀着十分喜悦的心情率领一连战士踏着晨露,迎着朝晖,匆匆赶往酃县。
就在会师前毛泽东出了个小插曲,毛泽东突然对身边的何挺颖说:“你赶紧给我弄支枪背上”。何挺颖不解地问:“毛委员从来爱枪不玩枪,怎么突然要背起枪来了?”
“挎着驳壳枪,师长见军长!”毛泽东笑着说,“朱德是军长,我是师长,没有枪不像样,不挎枪怎么见‘长官’呀!”他挎上何挺颖给他临时弄来的一支驳壳枪,兴冲冲的走在前头去会见朱德。
当毛泽东率领部队第一时间进入眼帘,已守候在大门口眺望的朱德、陈毅、王尔琢便大步流星迎上前来,毛泽东也快步迎上前去,顿时,几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几张沐浴风霜的笑脸聚在一起,几股真情挚友的热流融为一体。这是1928年4月24日上午,朱毛两位巨人第一次握手胜利会师的伟大时刻,历史永远地定格在这一时刻。
   朱德操着四川口音激动地说:“我们终于见面了,我们终于来到了井冈山根据地。”喜泪在他眼眶中滚动。
   毛泽东高兴地说:“你们辛苦了,欢迎你们!”激动的热流从他握着的大手中传递着。
   回顾几个月来的艰难历程,朱德更是感慨万千:“潮汕受挫后,我们就开始向湘赣农村转移,后来,陈毅在赣南见到了张子清同志,去年12月,中央又指示我们同你们联系,我曾派毛泽覃上山来找你们,想不到你早就派何长工来找我们了,真是考虑周全啊!”
   毛泽东敬慕地说:“玉阶兄行武出身,经验丰富,我怎么不找你呢?我还在浏阳文家市决定向湘南转移之时,就考虑设法打听你们的下落,所以派何长工来找你们。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润之同志过奖了。这次我们还是被湘敌吴尚追着走的呢!”朱德幽默地回答。
    “蒋介石命令湘粤两省强敌前堵后追,可没奈何你们。你们终于率部队顺利地来到了这里。这下可就好啦,我们的力量更强大了。”毛泽东回应着说。
    “这次我们转移得快,全靠你们掩护得法!”朱德笑着说。在旁边的陈毅用四川话说:“如果没有你们的有力掩护,我率领的这部分队伍,恐怕还到不了这里喏!”
    “还是玉阶兄用兵如神,兵贵神速呀!”毛泽东的赞许,引发大家的笑声。
    寒暄一阵过后,毛泽东和朱德就两军会师和部队整编等问题进行了商谈。毛泽东介绍了井冈山地区及周围各县的地理、政治、经济和社会状况,决定近日在江西宁冈县砻市举行会师大会,组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当陈毅提议毛泽东任红四军党代表时,毛泽东突然推辞,说:“我没资格了,还是你来干吧!”
    陈毅说:“你是当然的党代表,除了你,谁还称职呀!”
    朱德接过话题问:“润之同志,你怎么说没资格哟!那我更没有资格干了!”
    毛泽东正要解释原因,毛泽覃插话说:“湘南特委周鲁口头传达的决定,说他被中央开除党籍了!”
    陈毅肯定地说:“没有的事,我们在湘南特委那里看到中央的文件了,只是撤销你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根本没有说开除党籍的事。”
    朱德也证实地说:“我也看到了中央的决定,没有什么开除党籍,只是撤了你的候补委员。说什么你撤了长沙之围,上了井冈山,不执行他们攻打长沙的命令。我看这不公平。”
    “可以肯定,这个周鲁是乱传‘圣旨’!”陈毅大声说:“这么大的事,如此不负责任,简直乱弹琴!”
一直没有做声的毛泽东,像卸下个沉重的包袱,顿感一身轻松,说:“对周鲁的乱传‘圣旨’,我是半信半疑的,实际上,我一直在凭良心做事,忠实地履行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往后,我们要以此为戒,从周鲁身上吸取教训,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否则是要害党害人民的。”
    这个好消息,使不明真相的其他同志感到高兴,纷纷指责那个乱传、假传“圣旨”的周鲁,给毛泽东精神上和部队的工作造成了不应有的影响。
   “好啦!我们言归正传,过去了的事,我们不要再去追究了,周鲁这么做,也许有他的原因。”毛泽东提议道:“我们接着研究部队的整编问题吧”。
    最后确定,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陈毅任士兵委员会主任(后改为政治部主任),编为9个团。并对各师团营的干部进行了安排。
    随后,两军领导人就建立根据地问题进行了初步研究和讨论,在总结过去流寇似地东闯西窜十分疲劳,部队得不到一个休整的机会,伤兵也无处安置等经验教训后,一致认为必须建立以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并以此为基础向四周发展,并决定将建立发展根据地的任务作为两军会师后的唯一工作和企图。
    接着,毛泽东与朱德、陈毅等看望了主力部队。下午,两支部队举行了热烈的联欢会,大家载歌载舞,尽情抒怀,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会上,毛泽东、朱德分别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毛泽东说:“两军会合,以井冈山为中心,建立根据地,我们就有了一个家,给养有地方,伤病员医治也有地方,军队就可以发展。井冈山的老百姓待我们很好,给部队送粮食,让房子,抬担架,战士没烟抽,老百姓都会送来。军民团结起来,就能战胜任何困难,打败一切敌人。”
    毛泽东接着说:“我们红军不但要打仗,还要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现在我们在数量上、装备上不如敌人,但我们有马列主义,有很好的群众,就不怕打不败敌人。敌人即使有孙悟空的本事,我们也有办法对付他们,因为我们有如来佛的本领。俗话说,十个指头有长短,出水荷花有高低,敌人也有致命的弱点,他们欺压百姓,遭人民反对;他们兵力集中在城市,农村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抓住敌人这些弱点,我们就可以到敌人背后去‘捉迷藏’。抓住敌人这些弱点,我们就能战无不胜。”
    接着朱德讲了话:“两支部队会合了,我们的力量强大了,又有井冈山作为根据地,我们就能打败敌人,发展自己,希望大家团结起来,打几个大胜仗。”
之后,两支部队在毛泽东、朱德率领下,离开酃县,浩浩荡荡开往宁冈砻市。5月4日,在宁冈县砻市召开会师和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成立大会,庆祝两军实现了胜利会师,正式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新建制和领导人名单。朱德、毛泽东先后在会上发表了演讲,全场欢呼雀跃,掌声雷动,然后在“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土地革命万岁!”“工农红军万岁!”的阵阵口号声中结束。
朱德与毛泽东会师,进一步壮大了湘赣边界武装力量,巩固和发展了第一个革命根据地,成为中国革命的一面旗帜,井冈山斗争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友情链接: 人民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百年湘潮网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中央党史网株洲组工网新华网